我想询问一下骑士决斗的规则

【2019-12-18】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要成为一个骑士必须经过多年漫长的学习与训练,其艰苦磨练的程度在今天是难以想象的。对骑士的培训是从婴儿出生的那一刻开始的。贵族或骑士的儿子一出生就由其父亲亲自监督着给孩子洗澡,它标志着成为一个真正骑士的漫长的培训历程的开始。新生儿必须进行符合基督教规定的洗礼,这标志着他不仅是一个基督徒,而已将成为一个基督骑士。洗礼之后把孩子交给乳母喂养,一直到7岁。7岁之后他被送往本地或外地某位重要的骑士或领主家中接受从精神到肉体的有关骑士的训练与培养,他也就成了一个随从或见习骑士。14岁时他成为骑士的扈从(squire)。扈从需要学习的诸如作战的技巧、骑马的本领基本上只能在主人的亲自传授下才能掌握,有时也会有一个或几个专门的教练也在那里教给扈从们许多骑马打仗的经验与技术。主人参加战斗,扈从们也全副武装地跟随,他们携带主人的盔甲、长矛、宝剑、旗帜等,其中最为人所羡慕的是帮主人拿盾牌。战斗中他们为主人呐喊助威,看守主人抓获的俘虏。经过这样的几次战斗,扈从已经积累了相当的经验与技巧。他这样以准骑士的身份一直学习和服务到21岁,在经过一个所谓的骑士授予仪式之后成为真正的骑士。

  ceremony)于11世纪末首先出现于法国,它是一个基督教特征极其突出的仪式。骑士授予仪式不是个人的事情,它是庄严、公开的集体仪式,一般由重要人物来主持,如国王、大主教、主教、公爵、伯爵等。该仪式有着严格规则和步骤:准骑士首先沐浴,以示洗掉身上的所有罪恶。然后他身着白袍,腰系袍带,象征他决心保卫上帝的法律。在教堂里,由主教和一帮贵族骑士组成的仪式授予小组,授予他金马刺和宝剑,要求他要有为上帝服务和战胜敌人、保护那些可怜的人们的勇气和决心。至此仪式结束,准骑士成为一个基督教骑士。

  在教会势力的干预下,欧洲国家之间的战争都有其详尽的游戏规则。在骑士战斗历史发展中形成了一系列关于骑士生活(主要是战斗)的准则:即骑士准则或者所谓的骑士风度。具体表现为勇敢坚强,不贪生怕死,重视荣誉胜过生命。于是他们不伤害俘虏,不攻击未披挂整齐的骑士。他们还遵守教会的“上帝和平”、“上帝休战”之类的规定,不攻击非战斗人员,如妇女、儿童、商人、农民、教士等。如1023年某地一主教所要求的誓词中所说:

  “我决不带走公牛或母牛或其他任何驮兽;我决不捕捉农民或商人;我决不从他们那里拿取分文;也不迫使他们付赎身金;我不愿他们由于他们的领主所进行的战争,而丧失他们的货物;我也决不殴打他们来获得他们的食物。我决不从牧场捕捉马、骡和驹;我决不破坏或焚烧他们的房屋;我决不借口战争连根拔除他们的葡萄藤或收集他们的葡萄;我决不破坏磨坊,也决不拿走那里的面粉,除非他们在我的土地上,或者除非我是在服军役。”

  由于遵守骑士风度,所以一般中世纪欧洲战争的残酷性与破坏性都较小。有个很有趣的例子:教皇亲自下令严禁在基督徒之间的战争中使用弩(十字弓),理由是:任何一双低下卑污的手都有可能借此夺走最高贵的灵魂。骑士在战斗时,挺矛策马全速前进,刺向敌方。当长矛被折断或从骑士马上坠落后,他们才使用手中的宝剑。力气大的骑士会使用战斧、狼牙棒和铁球等。然而骑士更感兴趣活捉对方,而不是将对手杀死。因为俘虏一个敌人就可以索取一份赎金。赎金的多少按俘虏的地位和家产而确定。骑士无论是参加马上比武还是进行实战,都要遵守某些成文的规则和惯例。如:一个骑士不能对另一个毫无戒备的骑士发起攻击,必须让对方做好战斗前的准备。搞突然袭击,对真正的骑士来说,是一种可鄙的行为。另外,当一名骑士俘虏了另一名骑士后,必须将俘虏待如上宾。

  英国伟大的亚瑟王的故事早已是妇孺皆知,他所创造的圆桌制度更是流芳百世:当召开圆桌会议时,亚瑟王与三十名圆桌骑士一同围着大圆桌坐成一圈儿,此时大家一律平等,没有国王与骑士之分,只有三十一名卡咪罗特守护者。大家可以畅所欲言,采用少数服从多数制处理国事。这种民主制度在黑暗愚昧的中世纪的欧洲,可谓先进之极,无论它是否存在过,就这一思想的广泛长久的留传,足以令人敬佩感慨。

  此外,骑士们尊敬贵妇人,所谓宫廷爱情成了影响骑士行为的重要因素。社会崇尚武力,更强调优雅文明,更强调风度。从骑士行为准则这样的标准来看,一个贵族骑士应该是勇敢的、宽容的、虔诚的、举止优雅的、风度翩翩的。

  有个故事很有趣:亚瑟王的首席圆桌武士葛温为了拯救亚瑟王,答应娶一个丑陋的女巫为妻,并为她举行了盛大的婚礼。这个女巫面目狰狞、驼背如钟、牙齿稀落、口气恶臭,还不时发出的笑声。

  参加婚礼的圆桌武士和宾客,看到女巫令人作呕的仪态和举止,都愤慨不已。葛温却毫不在意似的保持着骑士的风范,把自己的新娘介绍给大家,一步步进行完整个婚礼。到了洞房花烛夜,葛温赫然发现刚才的女巫,突然变成了一个容光焕发、仪态万方的少女。

  “为了回报你的善良和君子风度,我愿意在这良辰美景恢复我的本来面目。”新娘脉脉含情地说。“但是我只能半天以美女姿态出现,另外半天还是要变回令人厌恶的女巫面貌。不过亲爱的夫君,你可以选择我到底白天和晚上各以什么面貌出现,我一定照你的指示去做。”

  丑陋的女巫突然可以变成美丽的新娘,虽然只有半天时间,却是天大的意外!但是女巫的问题却是两难选择,因为它勾起了我们的贪欲。如果太太晚上回复天仙美貌,葛温白天却必须面对周围朋友对丑妻的厌憎,反过来却要终生忍受孤枕难眠的痛苦。

  “亲爱的太太。”葛温说。“我觉得选择的结果对你的影响比对我的影响大得多,你才有资格决定这件事情。”葛温的骑士风度使他做出了这样的答复。

  “亲爱的夫君,”女巫欣慰地说。“全世界只有你真正了解女人最想要的就是主宰自己的一生。所以我要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回复我原来的美貌来报答你!”

  一个有教养的骑士对女士彬彬有理,体贴温柔,尊重妇女的尊严和权利,这也是骑士风度为世人所称道的一个方面。

  公元11世纪,由于西欧商品货币关系发展,城市兴起,人口增加,封建领地的收入已不能满足封建主日益增长的享乐需求。各级封建主特别是骑士阶层力图向外扩大领地,夺取东方财富。意大利热那亚、威尼斯等地商人则企图排斥贸易对手阿拉伯和拜占庭商人,以扩大自己的商业权益。罗马教廷是东征的鼓动者和策划者,教皇意欲借此扩大天主教势力,聚敛财富,并进而控制东正教。一些不满%C

  展开全部当两人发生纠纷时,如果有一方向对方脸上摔帽子、扔手套、或做出其他侮辱的行为,即被视为发出决斗的邀请。一个人一经宣布说要决斗,就不能反悔。如果有一方愿意言和,必须双方达成口头或书面的和议,和议不成仍须决斗。

  决斗双方各有自己的证人,由证人约定决斗的时间、地点。决斗使用的武器依决斗者身份等级的不同而有所差别。古时用剑,后改用枪。决斗时双方应离开一定距离,谁开第一枪由抽签决定。

  有些没有能力提出或接受决斗的人,如妇女、残废人等,还可以找人代为决斗。

  “骑士(Caballarii)”一词,最早来源于Capitularies法令集,原意是骑师。在7世纪,阿拉伯骑兵骑着有马蹬的战马挥舞弯刀冲上了欧洲大陆,这片土地上的法兰克人与日耳曼人几乎是同时从异教徒那里学会了使用马蹬,从而使自己的双手解放出来,轻松自如地在马上使用兵器作战。

  11世纪至13世纪,这是骑士文化真正兴起的时期,这期间由教皇发起的十字军东征,可说是正式为骑士赋予了宗教性质与地位,并且也正式制定了完整的骑士制度,这些制度就是日后人们所乐道的“骑士精神”。

  骑士的训练要经过侍童、扈从、见习骑士与正式骑士四个阶段。侍童时期一般都是从7-8岁左右开始,这时候进入领主的城堡,作为领主家属的侍童,在干活的同时学习礼仪与各项相关知识,进入扈从时期,则主要跟随正式骑士学习“骑士七技”,即马术,游泳,投矛术,剑术,狩猎,吟诗,弈棋。前五项可提高作战能力与生存能力,而后两项则是为了培养出良好的素质修养,这对于一名骑士来说是必不可少的。

  进入见习骑士阶段后,便可以拥有自己的扈从并且参加战斗了。在战场上,见习骑士的旗帜在后面会剪开叉,形如燕尾,以示与正式骑士的区别。如果见习骑士积累战功到一定程度,可以向上级申请成为正式骑士,这时传令官会将其旗帜上的燕尾剪去。

  正式骑士的受勋仪式一般都由领主或军队首领主持,有时也会由国王或者主教主持,如果是后者,会非常隆重,其形式流程为:主持人用剑背轻触对方的后颈和两肩,接着以守护圣徒名义起誓(英格兰人是圣乔治,苏格兰人是圣安德鲁),起誓谨守忠诚与荣誉。然后主礼人高唱:Avencez,Rise Sir XX,XX一般是该骑士的教名。整个典礼结束。之后还有不同的庆祝,比方说国王的赐宴,授予披风、盔甲和马刺;或者是教会的模式,骑士团的每个兄弟为新人祝福,赐给圣经和十字架,新加入者自己表示,要放弃人世间的尊崇与俗名,等等。

  成为正式骑士后,要严格遵守骑士的各种制度教条,这是一名骑士维护自己荣誉的最基本方式。骑士制度除了各个骑士团里自己制定的一些规则外,所有骑士团都要求自己的成员公正,谦逊,慷慨,生活简朴刻苦,绝对忠诚,宽容等等,如同史诗中的英雄一般,用自己的胳膊去为民众效劳,以教会的名义行侠仗义,保护去东方的朝圣者。

  在后来中世纪的欧洲文学里,骑士总是被美化成正义的象征,代表着善良与邪恶斗争而终取得了胜利,所谓的骑士文学风靡一时。就算到了塞万提斯的笔下,堂吉诃德仍然有着单纯执着的可爱之处。少年时的法国启蒙运动领导者伏尔泰,因当时某贵族对他的一句人格讽刺,而与贵族决斗,被关进了巴士底监狱。俄著名诗人马雅可夫斯基(名字错了,是谁有点忘记)因决斗时被人偷袭而丧了命。可见骑士精神对后世的影响。

  骑士是个很神圣的职业,它代表着光明,代表着一诺千金,代表着修身恪己,代表着永恒不变的赞美。

  圣骑士(Paladin)又或叫圣战士、圣武士、圣堂武士等,其实不是指一个人,而是指当年跟随查理曼大帝(Charlemagne)东争西讨的十二位(如加上查理曼大帝就是十三位)战士。之所以叫圣骑士的原因是:「圣」是因为他们的故事广为流传在基督教的正史里,而查理曼大帝又是基督教的忠实卫道者,他们的事迹也多是发生在基督教国家与撒拉森人(S aracen,中世纪入侵欧洲的阿拉伯人)的战争中,其中加杂了很多有关神话魔法、爱情等的故事…而「骑士」之由来,是因为别看这些人之中有的善于弓箭,有的善于陆上打斗,有的善于马上战斗,有的善于魔法,有的善于妖术但却都是受封的骑士呢!

  十二圣骑士的故事出现在查理曼大帝的传说之中,那是公元800年前后的事情。之所以有12位圣骑士,是取自基督教中耶稣的十二门徒中的1 2,实际上是指查理曼大帝的近位部队和近身待臣等。最常见的12 圣骑士有:

  1. 最伟大的骑士罗兰德(Roland,意大利版),或称奥兰度(Orlando,法国版),查理曼大帝的远亲;

  2. 名声仅次于罗兰德的蒙特班(Montalban)的野蛮人李拿度(Rinaldo或朗拿特Renault),罗兰德的远亲;

  10. 森林之塔的领主,最伟大的骑士之一,弗罗雷斯马特(Florismart);

  圣殿骑士是1114年至1118年间的某个时候在耶路撒冷成立的中世纪的宗教和军事组织,其公开目标是保护自第一次十字军东征后到巴勒斯坦的朝圣者。这一组织由两名骑士建立,他们是休·德斯·佩尼斯和圣奥马的戈弗雷。创始成员还包括安德烈·德·蒙特巴德,他是明谷的伯尔纳的叔叔。人们认为在它的前十年这一组织只有9名成员,尽管有记载表明还有其他成员。

  这个组织的严格名称是基督的穷骑士会社,但是它流行的名字是所罗门圣殿骑士或圣殿骑士,这是因为它开始时设在耶路撒冷的总部靠近所罗门神殿的缘故。同时代的其他两个主要宗教组织是耶路撒冷的圣约翰骑士(也叫医护骑士)和条顿骑士团,它们在开始时都是慈善组织。与它们不同,圣殿骑士是一个鲜明的军事组织。它得到了教皇的认可,并于1128年的特洛伊会议上被赋予了修士教规。这样他们就有了法定章程的规范,并将军事和宗教意义结合起来。事实上,圣殿骑士组织是按照与西多会的修道组织非常相似的模式来设计的。

  圣殿骑士在一开始就取得了重大的成功,并在特洛伊会议后,迅速地接收了大量的新成员以及财物捐赠。在其第一年末,这一既成组织已在法兰西、英格兰、苏格兰以及伊比利亚半岛拥有了财产。最终他们也将在意大利、澳大利亚、德国、匈牙利和君士坦丁堡拥有土地。在很短的一段时间内,如米切尔·贝根特和理查德·利在《圣殿和分会》一书中所述,圣殿骑士已将自己建成为“在基督王国里最富有和强大的组织”,“只有教皇统治是唯一的例外”。

  在英格兰,圣殿骑士受到君主政治的照顾并与之建立了密切的关系。亨利一世卖劲地笼络骑士团成员。他的继任者、篡权的司提反积极地进行十字军战争,他进一步发展了与圣殿骑士的关系,因为后者与圣地(巴勒斯坦)有密切的联系。实际上,他鼓励了圣殿骑士分团的数量在整个英格兰迅猛地增长。

  亨利二世于1154年登基,他与圣殿骑士保持了密切的关系。但与之关系最密切的是亨利的儿子狮心理查德(1157-1199年)。实际上,有几位作家认为理查德就是一名秘密的骑士团成员,至少他被视为一名荣誉成员,故而他们非常尊敬他。他死于1199年,他的主要敌人和弟弟约翰登基,他继续保持着与圣殿骑士的密切关系。

  这个组织在英国是免税的,它有自己的法庭,与教堂一样,拥有巨大的庇护权。它有自己的市场和定期集市,并在议会中有自己的代表。圣殿骑士拥有巨大的财政和政治权力,这使它可以有效地建立起现代银行系统。圣殿骑士定期地把货币和物资从英格兰运往巴勒斯坦,它发展了一套有效率的、几乎所有欧洲君主和贵族都使用的银行系统。最后,圣殿骑士成员成为大多数欧洲国家的银行家,并必然地拥有了甚至更多的财产。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里,英国的君主政体都欠这个组织很多钱。甚至有一次亨利三世居然把英王皇冠上的宝珠抵押给了骑士团。

  正是在他们的部分银行系统中产生了骑士团的第一个“密码”。骑士团成员设计了一套用特殊方法做成的表示信用的借据或信的系统,这就使得人们不必再随身携带可能被偷走的钱。钱可以存在一个地方,借据则可转到世界的另一个地方并当场兑现。为防止借据被盗,它们被赋予了只有骑士团成员才能知道的一系列复杂的密码。

  无疑,在其200年的历史中,由于巨大的财富和权力,骑士团结下了敌人。但在其所有的敌人中,最难对付的是法兰西的腓力四世(1268-1314)。他的野心只有他的残忍能与之匹敌,下面这个事实可能是最好的说明:他一个人分裂了教皇的统治并使天主教会分裂近70年之久。

  腓力寻求直接控制教皇统治,为达此目的,他策划了对教皇卜尼法斯八世的绑架,并几乎肯定地策划了对其继承人教皇本尼迪克特十一世的暗杀。当腓力向教堂征税以供养他的军队时,冲突出现了。卜尼法斯颁布了教皇法令禁止在没有教皇同意的情况下向教士征税以作为回应。腓力则报复以禁止将黄金或货币运往罗马,卜尼法斯让步了。后来,当国王谴责一名法国主教叛国并将其拘禁时,卜尼法斯颁布了一个更进一步的法令,谴责腓力过分运用王权。腓力宣布了他要废黜卜尼法斯的意图,教皇则威胁开除腓力教籍作为回应。最后,教皇被绑架并关押在阿奈格尼监狱。他在监狱中受到虐待,出狱后三个星期就死了。1305年,在暗杀本尼迪克特十一世后,腓力将前波尔多的大主教扶上了教皇宝座,这就是教皇克莱门特五世。他把教皇统治设在法国的阿维尼翁,并在那里一直保持到1377年。

  一旦他已经对付了教皇,腓力就开始反对圣殿骑士了。他害怕他们的军事力量,嫉妒他们的巨大财富,他怨恨他们没有允许他加入这个组织,甚至他连一个荣誉成员都不是。此外,他认为他们正准备在法国建立一个事实上独立的国家,这将会剥夺他的部分国土,并且在理论上将使一种宗教秩序在他的家门口比“他的”教皇统治更为强大。

  他依靠事先打入该组织的间谍搜集的材料,罗列了一个指控名单,然后下达了逮捕令,秘密逮捕散布在全国各地的骑士团成员。在指定时刻,发向全国的密令同时打开并立即付诸行动。在1307年10月13日星期五黎明的突然搜捕中国王试图逮捕法国的每一个圣殿骑士成员,占有并没收他们的财产。在一定意义上,突然袭击取得了成功,它有效地瓦解了圣殿骑士。

  一群骑士团成员设法转移了他们的财宝,并且在法兰西的分团长(该组织的首脑)将一支18艘船的船队开到了海上,很可能带走了大量的骑士团财富。当时没有发现船队的位置,事实上从来也没有发现,那些骑士的巨额财富也就随之杳无踪影。

  因为圣殿骑士距我们已有7个世纪之久,我们很难评述腓力当时对他们的破坏所产生的影响。考虑到他们那时成立已逾两个世纪,并作为一个强大富有的倍受尊敬的组织而遍布当时已知世界的大部分国家,那么,由贝根特和利在《圣殿与分会》一书中所作的如下类推就是有道理的:这与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教皇统治和天主教会从强大无比到一文不名相似,这一过程不过是白驹过隙而已。

  在极端的折磨下,被捕的骑士团成员供认他们大量的奇怪行为,其中很多肯定是捏造杜撰的,至多也只是为了使指控者满意。因为骑士团无意宣扬他们仪式和秘密的细节,并且腓力有一切理由散布他高压取得的供词,所以,经过历代相传,我们对圣殿骑士的看法就可能是非常歪曲的,因为大多数有关所谓的他们行为的记录,都是来源于拷打之下取得的供词。

  从这些供词中,我们得知圣殿骑士崇拜有魔力的“巴弗米特神”,并且他们拒绝基督、经常地蔑视十字架。似乎圣殿骑士真的是浸透中东哲学和宗教,并且据信他们试图调和伊斯兰教、犹太教和基督教,但显然他们是尊敬这三种信仰的,否则依照传统他们早就被视为异端了。将圣殿骑士成员描述成反基督的异教徒纯系夸张。

  但是,骑士团知道“形象”的意义并且他们宣扬了一些促成他们毁灭的奇怪信仰。他们努力散布关于他们拥有玄妙秘密的观念,甚至说他们有些“超人”。他们宣扬他们是几世纪前推倒杰里科墙的军队的化身,并且鼓励一种流行的观念,说他们不知什么原因是圣杯的看护人。他们声称自己是星术学家、炼金术士和魔法师,他们创造了保护自己的威严同时也在敌人中间制造恐惧的方法。他们懂得神话的价值并且宣扬这些观念,知道这样就会获得人们对他们的害怕和尊敬,而这两者对他们都是有用的。

  在随后的7年的,在腓力的“驯服的教皇”当局指挥和权威下,对圣殿骑士的迫害和破坏从法国蔓延开来,并被宗教法庭进一步强化。

  全世界的那些幸存骑士团成员是通过改编存留下来的,在德国,很多人都加入了医护骑士或条顿骑士团。在西班牙,他们加入了一个特为他们而设的组织--蒙提萨。在葡萄牙,他们将名称改为基督骑士,这样他们存在到16世纪并在历史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例如,航海家瓦斯科·达·伽马就是一名基督骑士成员,并且正是在圣殿 的旗帜下,哥伦布航行到新大陆。人们断言,大量的骑士团成员到了苏格兰,这可能是逃离法国的船队的最后一站。一些评论家认为他们在1314年的班诺克伯恩战役中帮助了罗伯特一世,这场战役成功地使苏格兰有随后的将近300年中获得了独立。

  圣殿骑士创制了后来类似组织的蓝图。例如,1445年法国国王查理七世创建了苏格兰近卫步兵,很显然他是以圣殿骑士为基础的,并且在事实上很多方面与相似。

  1540年,西班牙军人传教士伊格纳休斯·罗耀拉有意按照圣殿骑士的模式来组建他的“宗教战士”,这就是后来的耶稣会士,人们普遍称之为耶稣会。

  这些组织没有宣称他们与圣殿骑士的直系关系。但是有一个强烈的信念,认为现代的一个神秘组织有着直接的渊源,这就是共济兄弟会。